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60486c.com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刘小姐
  • 025-66915675
  • 18951954530
类似神医世子妃中最初男主对女主的小说
来源:本站原创   更新时间:2019-09-04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鬼医郡王妃:他是芝兰玉树,丹桂飘香,权倾朝野,手握重兵,令无数女儿家朝思暮想的燕郡王燕祁。 她是医术高超,阴险腹黑,睚眦必报,令无数人为之头疼的揽医谷谷主云染,又名揽月公子。 江湖传闻,阎王要人三更死,揽月留人到五更,人称鬼医。

  云染,云王府嫡女,鬼节出生的她被称为不详之人,还是大宣京都有名的女魔头,杀人放火,无恶不作,其实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捧杀。一朝高调回京,惨遭未婚夫退婚,立时引来无数冷嘲热讽,尼玛的当姐还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云染吗?

  辗转得知,那退婚的未婚夫竟然就是她当初所救之人,云染大骂,燕祁,你个狗心狼肺,忘恩负义的小人,姐不收拾你就不姓云。

  一场花王盛会,使得他认出了她,亦使得她光芒大盛,艳惊天下,求亲的人踏破了门槛,令人不胜其烦。很快,云王府门前贴出了选婿的告示。

  星眸闪过冷芒,一脚把美男踢飞出去,俐落的扒掉美男的衣服,把他五花大绑外,顺带嘴里塞块臭袜子,胆敢招惹她火凤,真是自找死路。

  “你们听说了吗?敬王殿下追沈尚书家的那个花痴女,足足追了两条街,要娶她!”

  京都碎了一地的芳心,这世道变了,什么时候花痴女成了吃香货,那还要矜持干什么。顿时间满京都抛媚眼的,扔手绢儿的,主动献身的,花样层出不穷。

  只是当沈青鸾和太子对视过后,情势立马变了,太子目光呆滞,喃喃开口:“沈青鸾,你愿意嫁我做太子妃吗?我休掉太子妃娶你。”

  满堂变色,沈青鸾笑意盈盈的开口:“太子殿下万万不可啊,你怎能休掉太子妃娶我呢,我自愿退了与太子殿下的婚约,从此后太子与我再无干系,男婚女嫁互不干涉。”

  “王爷,赵将军要打王妃——”侍卫的话还没有说完,嗖的一声没人影了,侍卫差点吐血,他还有话没说完呢,王妃把人家赵将军打得半死。

  纨绔公主一倾绝天下:她是放逐于黑暗世界的妖精,妖媚勾魂,无心无情,无所谓正邪,只想随心所欲的活着,可是上天终究看不得她这么惬意,让她葬身火海,尸骨无存。

  再次睁眼,她是尧月国唯一的公主,不过却是个白痴加花痴,纨绔不化,刁蛮跋扈,痴恋尧月第一公子,用尽手段让他臣服在自己的裙下,却在新婚之夜被人暗算死于非命。

  一手敛财、一手兵器,当天下大乱,她惊艳出世,列国之上,唯我独尊,从此,谁还敢小看她半分?

  她只想肆意的重活一世,却不想在不经意间成就了无数人的惊鸿,无需渲染,便已倾绝天下!

  他,香港最准最快一码中特,才华盖世,清冷绝傲,一袭青灰色长衫给他穿出了清风明月的气质,一身淡雅从容,不染纤尘,可终究因为那如妖如月的女子失了心魂,从天际跌落地狱,堕仙成魔!

  他,红衣妖艳,嗜血无情,如一朵开在黄泉路上的地狱红莲,勾魂妖冶,三千荼蘼染绯月,倾尽人间修罗色,明明是那么无情的人,是谁让他滴了红颜泪落在心口点绛了朱砂?

  他,随心肆意,无拘无束,一身白衣游走江湖,杀伐果断,快意恩仇,可长剑斩尽天下人,终究遇上了那人,最后宁愿将剑刺入自己心窝也不愿伤那人分毫!

  他,身怀仇恨,外面沉寂淡雅,内心却早已噬恨成魔,暗黑、死寂、腐朽,忽然有一日,那方黑暗的天际摄入一道烈焰,灼伤了他的眼,也灼伤了他的心,是为仇恨死,还是为那点光热而生?

  他,淡雅如风,无心无情,手中素弦拨弄,如仙乐可醉红尘梦人,也可如地狱冥音杀人无形;可琴音能控,那人心呢?

  在下老本行,女主各种妖娆强大,男主同样强大,身心绝对干净,别问结局,妞们知道就好!

  推荐旧文《蛇蝎太后之夫君妖娆》冷玖一豪门世家的大小姐,内心冷血无情,外表却妖娆妩媚,视男人如玩物,被人算计葬身大海,再次醒来,她穿越成了凤御王朝最年轻的太后,美貌无双却心如蛇蝎,毒死嫔妃,诛杀皇子,手段残忍血腥,令人发指!

  妖娆一笑,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摆设啊?从此太后强悍出世,后宫再也不得安宁!

  没事勾搭勾搭皇叔,再调戏调戏丞相,闲来无事找个包子捏捏,然后坐看一堆嫔妃你争我斗,日子过得如斯的滋润,只是这一个个脱光光求负责的家伙是怎么回事?

  注:本文男主身心干净,女主妖娆强大,男主也不弱,荡漾是有的,幸福也是有得,六合研究网,渣男渣女也是必须狠狠虐的!本文重口味,看文自带避雷针,不喜误入,若是你的菜,就赶紧下筷子吧!

  央央潇湘,某只在努力,求多多收藏,多多留言,如果开心给朵花花,送颗钻钻,那将是在下最大的鼓励,不胜感激!

  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:“玲珑啊,太子乃天潢贵胄,你一个山里的野丫头就别去丢我们尚书府的脸了,让你妹妹代你出嫁,还有,你既然不嫁太子,府里给你备的丰厚嫁妆你也用不着了,都送到我这儿来吧。”——恶心嫡母。

  “姐姐,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儿子打残的,也不是故意把你女儿烧伤的,更不是故意爬上枫哥哥的床的。”——伪善嫡妹。

  赚钱花,斗渣渣,偶尔心血来潮,做做青霉素,动动手术刀,看顺眼的救,不顺眼的杀,上辈子善无善终,这辈子没心没肺。

  原以为小日子就这么惬意下去了,可一不留神,蛇蝎嫡母给她找了个“好”夫君,人称京城第一恶少!

  于是,报完仇正准备去过那闲云野鹤、田园生活的她,不得已又展开了另一项伟大的革命事业。

  赖上无良王妃:她眉目如画,巧言倩兮,却是天生倒霉蛋:喝水被呛晕!行刑被雷劈!谁惹上她,必厄运连连。

  他天姿国色,身怀怪癖,却天生鸿运:上茅厕能挖了一桶金!森林迷路收服一只魔兽!得他所赠一物,能好运三天!

  皇帝,民众揭竿起义,他被以乱党之罪推上断头台,结果做了新任皇帝,而本是民兵头领的她却被发配边疆种葡萄去了!

  “娘亲,你不要阿离了么?阿离不会认错的,娘亲,你就是阿离的娘亲!你跟阿离一样,都有两颗心!”

  “可……你明明是女的!你跟凤姐一样,都有这个!”阿离说着两只食指就指向了她的前胸。

  “不是你自己说的,看上一只鸟儿也不会看上她的么?”某鸟儿妖媚地将他扑倒,吻铺天盖地而来……

  某男站在雪山顶,“我的运气好得连自己都厌烦了,要什么有什么,生活索然无味。可唯一要不到的就是倒霉、挫败的感觉!”

  某女咬了咬嘴里的草根,“不怕倒霉你就跟着吧!今后就做我的小弟,端茶倒水,沐浴更衣!咳咳咳,那个后面的省掉!”

  “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,男是女我不介意,要爱的、要守护的,从来都是你!我的后宫,永不纳妃,只有一后!”

  “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夺皇位么?没门儿!”某女将某男踹下床,拉过被子盖上,突然起身问道,“给多少银子?”

  再看她如何玩转五国,逆转乾坤!却甘心为他不爱红妆爱戎装!远走他乡、浴血沙场!

  盛宠之魔王霸爱:鬼面说:“你怎么可以不承认?你是我的人!从来都是!身心皆是!本来还想再等上一段时日,看来没那个必要了,今晚我就与你成亲!”

  林泽西:“我要带着你远离权谋,过宁静自在的日子,至于皇位。。。。。。我自有你无法恨我的理由!”

  再次睁开眼睛,她的灵魂进入了一个空有美貌的东璃国第一草包废物凤红鸾身体里。

  而且这个身体主人的身份还是一个爹不亲,娘早死,受尽姨娘姐妹欺凌的庶女——

  靠!白浅浅立誓,前世今生,两笔账一起算,一定要那贱男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  她的身份本来是嫡女,老爹把老娘的正妻身份贬为了小妾,她由嫡女变成了庶女。

  东篱国第一美人其实不是草包废物,其实是个内有诗书气自华的女子,废物只不过是一种表象——

  然后天翻了,地覆了,鱼目变珍珠了,那些从前看不起嘲笑她的人纷纷傻眼了——

  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凤红鸾温婉端庄,知书达理。璃王温文尔雅,谦恭有礼。实乃是天作之合。朕特此赐婚凤红鸾为璃王正妃,璃王终身不得休妻。钦此!”

  凤红鸾手执圣旨,站在璃王府的大门口,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锦袍玉带的俊美男子,面无表情的宣读圣旨,言罢道:“璃王接旨吧!”

  “臣接旨!”俊美的男子死死的看着凤红鸾,一脸铁青的接过圣旨:“谢主隆恩!”

  “王爷先别急着谢恩,皇上还有第二道圣旨呢!”凤红鸾看着一脸铁青的俊美男子似笑非笑,缓缓拿出第二道圣旨,依然面无表情的宣读。

  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凤红鸾救驾有功,朕心甚喜,特封为御妹。御妹言不喜璃王,另有意中人,朕不忍拆散良缘,特准其休夫,另择佳婿。钦此!”

  两道圣旨读罢,男子一脸盛怒阴沉的看着女子,女子则是笑颜如花的看着男子:“王爷,恭喜恭喜!同喜同喜!”

  一纸退婚书送到她的面前,娇丽的容颜瞬间眉飞色舞,双手奉上订情信物:“谢谢,好走,不送。”

  满堂变色,楚京第一世家的公子更是满脸的错愕,谁也没注意到那娇丽容颜之上的利光,慕容奕,你退婚我不怪你,但你若参与了这场局陷害我,我会双手奉还,绝对让你哭爹叫娘。

  一排美男齐刷刷的站立着,粉嫩可爱的小家伙拿着自已的画像,踱着八字步,一一的比对过去,看看谁才是他爹爹?

  一掉头只见桂花树下,娇艳的女子气定神闲的磕瓜子,气得某可爱小孩大叫:“娘亲,快看看谁才是我爹爹?”

  茶楼中,母子二人正品茶赏风景,楚京第一世家的慕容世子走过来,墨色的瞳仁中,漫过光芒,深情的开口:“清儿,我喜欢你,我要娶你做慕容世家的第一女主人。”

  上官晚清嘴里的一口茶全数招待到这男人的脸上去了,随之漫不经心的开口:“对不起,你说的笑话太好笑了,别见怪啊。”

  一侧的可爱小家伙,嘴角抽了两抽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开口:“见过贱男,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贱男,丢足了我们男人的脸面。”

  “好,很好。他那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上,却漫起淡淡的笑,只是,没有人看到,那丝笑中,隐着的寒意。

  “孟拂影,你疯够了没,我告诉你,我白逸辰绝对不会娶你这个疯子,我就是要娶岚儿,我现在就退婚,今天我就来个先斩后奏。”,白逸辰咬牙切齿的吼道。

  却不知,她那丑陋的伪装下是如何的一副绝世容颜,更不知这副身躯中已经换了如何的一颗七巧玲珑心。

  却半依在精致而舒适的椅子上,一只手轻握着茶杯,慢慢的品着,一只手,却轻轻的拂着半靠在她身上的雪熬那光滑的毛。

一肖一码期期中| 王中王论坛 香港马会| 必中一肖动物的图片| 香港东方六合网站| 温洲财神爷心水玄机图| 玄机彩图解藏宝图| 香港神算天师玄机论坛| 六合梅花论坛| 官方网站六合| 香港马会救世网老艺人|